首页 小编推荐正文

父亲今年已是近古稀的年纪了。在我小的时候,父亲常常说:“我绝不打自己将军夫人生存手册的小孩子,因为我小扎纸人姜琳时候挨瓶邪肉打太多了。”我不解,说着,他会把头低垂下,往前倾着,给我数头上挨打留下的伤疤。说到动情时,他会解开裤带,让我看屁股右侧的一处伤疤,说,“这块伤疤是你爷爷打我的时候,用皮带卡子,重生之一品王爷挂下来一块肉留下的。血涌出来,用了两碗面粉才捂住。”父亲说这些的时候,很轻松,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。我说:“恨他吗?”他说:“不恨,小时候太顽皮了。那时就是这样管孩子。”

很难理解那个时代的父道具h子关系,传统梁鸣宇的“严父”思想到底是什么情形,很难想象。不能不说《红楼梦》的博大精深,包罗万象。它就像百科全书,就像百宝箱,想知道什么就可以在里面查阅什么,需要什么就可以在里面找什么,美食家找到了各种好吃的,伦理学家找到了社会中的各种秩序,想养生的话里面也有养生之术……我也突然在里面寻到了“虎爸严父”的传统形象——贾政。

贾政携宝玉及众人游大观园,题匾作对。来到一处景致前,要再此处匾额题四个字,有人题“淇水遗风”,有人道“睢园雅迹”最后让宝玉品评并再拟一个来,“以上的有些板腐。不如‘有凤廖祥政来仪’四字。”众人哄然叫妙。其父贾政却说:畜生,畜生,管窥蠡测,井底之蛙,你有多大见识?此时,我便略感到“严父”之一斑,言辞可谓刻薄尖酸,毫不留情。好戏还在后头。倚天后传之明教复仇

来至大观园一处具有“田舍村风”风韵的去处,众人一番议姬鹏飞之子姬红军论之后,宝玉按捺不住心中的清道芙冲动,说道:“古人有云,‘红杏梢头挂酒旗’,不如题‘杏帘在望’;古人又云‘柴门临水稻花香’,村名不如用‘稻香村’。”众人听了,拍手称“妙”!贾政突然一声断喝:“无知的业障!你知几个古人央视为啥老放辫子戏,你能背几首诗,也敢在这里卖弄!你方才那些胡说的,不过是试你封神英雄榜2,atlas,赶集网招聘的清浊,取笑你而已,你倒认真了。”这“严父”不给自己的儿子留一点颜面,简直是让其潘梓祺颜面扫地后,再唾弃之。

又至一处天然清幽的去处,贾政甚是喜欢这样的素朴天然厦门建发纸业有限公司的环境,宝玉发表了一下自己的看法。“天然者,天之自然而有,非人力之所成也。这里的天然非真天然,分明是穿凿扭捏而成。”未及说完,贾政起得喝葛尔兹命:“滚出去!”挑战父权的下场,不能有自己的思想,对于“严父”的意志要绝对地服从。

《红楼梦》中塑造的“严父”,活生生地展现于眼前,父亲麦单网的小时候的经历,瞬间理解了。每个男人的心中都住着一个“严父”,“严父”是什么?仅是贾政对宝玉的那种冷言冷语、不近人情吗?似乎并不尽然。

“严父”是规则的建立。之所以严,是因为在建立规则,规则就是律人,律人就让名模夫人人不舒服;但是,没有规则的律人就很难产生自律,没有自律今后孩子可能就很难产生真正的自代拍汇由。

“严父”是责任的驱动。严父是焦虑的,严父越严其实越焦虑。严父严是对孩子期待,担心期待无法实现,便产生了对未来的恐惧感,反过来,这种责任和焦虑催生了“严父形象”。

“严父”是让你感觉到山的存在。严父在身后,人前就觉有靠山,这个“靠山”不是说父亲是什么人物,而是精神的靠山。严父的严是想为孩子筑起一座山,遮风挡寒,想起或者忆起就觉着安全。

父亲说,他长大成人后,爷爷突然变成了一个慈父,“严父”似乎是爷爷完成的一项人生任务。这应该会留给我们许多思考……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